当前位置:首页 > 明星 > “二师兄”马德华:遇见"八戒 " 是我生命中最闪亮的一段旅程

“二师兄”马德华:遇见"八戒 " 是我生命中最闪亮的一段旅程

关键词:???发布时间:2019-07-19 10:00:01

说起马德华,自然不得不说《西游记》。

央视版《西游记》自1986年开播以来,重播率居高不下,30多年间始终都是荧屏上当之无愧的“爆款”。

而在剧中除了美猴王孙悟空以外,人气最高的角色就要数猪八戒了,观众们既痴迷于孙悟空那冲锋在前、斩妖除魔的飒爽英姿,也同样无比喜爱在他身后那位肥头大耳、丑态百出,承包了剧中绝大部分笑点的“呆子”“二师兄”。

在猪八戒那副令人忍俊不禁的皮囊之下,是着名表演艺术家马德华的倾力演绎。本是戏曲演员出身的马德华,幸运地遇到了猪八戒这个改变他人生轨迹的角色,并将其诠释成一代经典。

4月7日晚,马德华应广州购书中心之邀,带着首部自传《悟能》来到广州,与读者们分享他的人生感悟,并接受了本报专访。步入古稀之年的“二师兄”坦言,一路走来尽管体会良多,他却花了整整20年的时间去沉淀。“回首成长的道路,我是那么平凡又幸运。如果你看过《西游记》,因为八戒这个角色而哈哈大笑过,那我的平凡便因为你们的喜欢而变得伟大起来。”

“二师兄”马德华:遇见

马德华

文、图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蔡凌跃

4月的广州已开启高温模式,而广州购书中心内却依然人头攒动,热闹非常。听闻“二师兄”要来,分享会现场早早地便座无虚席。记者看到,现场来了很多小朋友,而坐在小朋友身后的,同样也是10年前乃至20年前守在电视机看猪八戒的“小朋友”。

当憨态可掬的马德华走上台,全场仿佛打开了尘封已久的记忆盒子,将过往曾为猪八戒献上的掌声和笑声再次带到了现场。虽然没有化妆,但马德华标志性的声音和体态却依然能让台下一秒钟“入戏”,因为在大家的心中,早已将他和猪八戒划上了等号。

“现在正是干事的时候”

作为演员,能遇上《西游记》这部经典,马德华是幸运的。实际上早在20年前,便有人动员他出书回顾人生,但彼时的他自觉阅历还太浅,便一直拖到了现在。“我最初进剧组就像个小学生,是在导演和剧组同仁的帮助下才把猪八戒给演好的,当时阅历太少还悟不出什么,我得等我在这条道路上再走远一些才能跟大家分享。”

谦虚朴实的性格让马德华在回顾人生的道路上“一拖再拖”,20年来他尝试了不同的影视角色,也重拾了戏曲这门“老本行”,但无论他去到哪,从事何种表演,始终是笼罩在“八戒”的光环之下,别人都会带着“二师兄”的滤镜看待他,曾经的辉煌反而成了包袱。

“二师兄”马德华:遇见

《西游记》成为几代人心目中的经典(剧照)


年岁渐长,马德华才慢慢释怀,尤其是看到了身边很多资深的演员一辈子认认真真地都在演小角色,演“小草”,这让他意识到,自己就算一辈子只演好了猪八戒这个角色,也不见得是坏事。“如果说我一生只擅长做一件事,那我把他坚持下去,做到极致,观众能喜欢,能记得曾经有过这样一个演员,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?”

在分享会现场,马德华边说边手舞足蹈,几个出其不意的芭蕾舞动作引来台下哄堂大笑——原来早在拍《西游记》的时候,马德华就开发出了芭蕾舞的爱好,后来更因此登上过春晚舞台获得满堂彩;在没有拍戏的日子里,他也保持着对生活的好奇,近些年又开发出了书法和画画等“手艺”。

“二师兄”马德华:遇见

马德华在现场与读者分享感悟


至于自己这辈子最擅长的“二师兄”,马德华依然在坚守与探索。他不时会以猪八戒的扮相登上舞台,并尝试不一样的表演内容;至于将来,马德华表示如果还有《西游记》相关的作品需要他出演,他也将全力以赴。“有人担心我年龄大了,但按照联合国公布的年龄标准,我现在才正是干事的时候,这都不成问题。”

“曾经也有个英雄梦”

马德华说,自己从小就是个戏痴。

祖籍山东德州的他,1945年出生于北京。从小家风严谨,母亲为他取名德华,寓意他“厚德载物、才华横溢”;父亲虽然文化程度不高,但也知道要把儿子培养成文武双全的新时代青年,所以马德华从小就被逼着学武术,常常是天还没亮就“闻鸡起舞”,练完两个小时武术才能吃上早点,然后才去上学堂。因此马德华的意志力从很早就比一般的小孩要强。

仿佛冥冥中注定,马德华练武后不久无意中第一次接触到了戏曲,就被台上那光彩夺目的戏服、千奇百怪的脸谱深深震撼,用他自己的话说,从那之后,“一听见胡琴响就走不动道了”。那时的马德华常把自己幻想成台上的关羽、包公,边看戏边做着英雄梦;后来他还曾因为看戏而误了上课,惹怒了父亲。马德华回忆,当时父亲极力反对他与戏曲接触,但年幼的他心里已经认定了自己喜欢的东西。

“二师兄”马德华:遇见

马德华讲述自己的成长历程



在演艺的道路上,马德华一心只想考入当时的中国京剧院,但无论他怎么哀求,父亲就是不同意,甚至为了怕他偷偷报名还把家中的户口本藏了起来。最后还是在母亲的“帮助”下,马德华才 “偷”出家里的户口本,顺利报了名过了面试,走上了艺术生涯。

后来马德华才知道,父亲之所以极力反对,其实也是怕他去到剧团里挨打吃苦,他与父亲约法三章,再苦不打退堂鼓,一定要混出个名堂来。他说到做到,每天练嗓、练腿、练腰、几年如一日苦练基本功,从毯子功、把子功到身段课、唱腔课,所有的学习他都没落下,所有的眼泪和委屈自己消化。

随后中国京剧院与北方昆曲剧院合并,要调马德华去转型学习昆曲,他在经历了极大的思想斗争后也说服了自己。来到北昆后,马德华没能如愿当上武生,被安排演了多个戏份不重却很讨巧的丑角,在那里,他从小的戏台英雄梦被彻底颠覆了。“我的一位昆丑老师跟我说,德华,这戏台和世界一样,没那么多英雄好汉。咱们虽然演丑角,但这“丑”不是丑陋,而是诙谐可爱的意思。舞台上没有小角色,只要你用心去演,丑角也有他的可爱之处。

“二师兄”马德华:遇见

马德华与读者们互动



自此以后马德华豁然开朗,学会了在戏台上演小人物,每次都把包袱抖得格外响,观众们都因这个年轻的丑角而哈哈大笑。好奇心极强的他开始触类旁通,愿意接触更多的剧种,遇到语言不通的戏剧他也能津津有味地看上好几遍,并悟出个中奥妙。他不再抱怨生活际遇,懂得了随遇而安。

“生命中最闪亮那一段”

遇见《西游记》,马德华认为这是自己生命中最闪亮的一段旅程。

1982年,北方昆曲剧院决定排一出《孙悟空大闹芭蕉洞》,剧中最为讨巧的丑角莫过了猪八戒了,组织上自然想到了马德华。彼时的马德华已经在昆丑的道路上颇有造诣,不再满足于让角色只会出丑耍滑稽,他观摩了很多老前辈的演出资料,并从恩师郝鸣超那里得到指点——戏里的人物不能演脏了。“人物要有性格、有血肉、要能够给观众咀嚼和回味,才能得到真正的叫好。”

因为与“猪八戒”的第一次相遇,为马德华带来了人生的重大转折点,同年恰逢电视剧《西游记》剧组招演员,同事们都建议他去试一试。交了报名材料后,马德华激动得一夜未眠,在面试现场,他遇到了自己一生的伯乐——杨洁导演。

“二师兄”马德华:遇见

杨洁导演为六小龄童和马德华说戏(资料图)



杨洁导演对于马德华的戏剧表演早有耳闻,她让马德华在现场给大家来一段,但要求不要出现“锣鼓经”,让马德华放下戏台上的套路,这一下子让他犯了难,“我琢磨了一下,导演既然想要戏曲演员来演这个角色,又不要那些程式化的动作,那就是要让我按生活化的节奏来演猪八戒呀。” 马德华现编了几句又像戏词,又不是戏词的台词,忐忑不安地演了一个“去锣鼓经”的猪八戒,把导演给看乐了。

拍电视剧与戏曲不同,化妆上更要下功夫,为了能将角色演活,导演提出猪八戒和孙悟空必须拟人化,猪八戒要可爱。经过化妆师一番苦心设计,用硫化乳胶烤出了猪面具,做出了肚子,这才有了后来那个“肥头大耳肚子圆”的猪八戒。这个憨态可掬的造型陪伴马德华走过了整整六年的取经路,也影响了他一生。

“二师兄”马德华:遇见

每次化妆对于马德华来说都是一次“折磨”(资料图)



说起这个让几代观众爱不释手的“二师兄”,马德华却坦言,自己对于这个角色的感觉却是爱恨交织。因为马德华和六小龄童的妆是所有角色中最复杂的,加上戏份又最多,他们每天都要经历痛苦的上妆过程,用硫化乳胶把面具牢牢粘到自己脸上,那种苦滋味只有他们心里清楚。

在那六年的拍摄中,马德华每个夏天都特别难熬,戴上假肚子的他如同在身上裹了几层厚棉被,身上的汗都无处蒸发,他的“肚子”还一度发霉;更难受的是脸上的汗珠,由于胶水把面具牢牢锁在了脸上,额头上的汗珠只能顺着流到他眼睛里,鼻子上的汗则流到他嘴里,“当时嘴里都是汗水混着乳胶的那种又苦又涩的味道。”而到了中午的饭点,由于戏没拍完不能拆面具,吃不了饭的马德华只能与“猴哥”一起挨饿,盼着剧组其他人赶紧吃完饭继续开拍。“所以在我们剧组里大家吃饭都跟打仗似的,很快就解决一餐。”

“二师兄”马德华:遇见

每天的拍摄结束后,马德华用酒精棉边擦边卸妆(资料图)



央视版《西游记》最终成为几代人心目中的经典,背后凝聚全剧组的辛劳付出。作为戏份吃重的“二师兄”,马德华吃的苦只会比别人多——吊钢丝“飞行”的时候掉落摔伤、在江中捞经书的时候差点被水流冲走、拍打戏的时候后脑勺被锤子砸伤、跳蹦版的时候把脚崴伤、被“小白龙”误踢到骨裂……再加上剧组长年奔波在全国各地拍摄,路上遇到的种种突发情况,马德华可谓是真的经历了“九九八十一难”的磨炼。

· 如今回头看,马德华对于这段岁月却满是感激,“当时整个剧组到后面都有这种认识,常提到的一句话就是‘痛并快乐着’。我们剧组有一个美德,不管每天的工作量多大,拍了多长时间,收工回到驻地后所有人都顾不得卸妆,全部集合到某一个房间里看当天的回放,那种感觉真的是最幸福的,多少回大家拍戏拍通宵了,回来还聚在一起继续讨论,那是一种很快乐的心情。”

“二师兄”马德华:遇见

马德华说,拍《西游记》是“痛并快乐着”



“八戒不完美却接地气”


马德华说,猪八戒这个角色是他的福星。

刚接到这个”又丑、又懒、又好色”的角色时,他的第一反应也是讨厌的。

但恩师的教诲让他懂得,演员的天职就是要“演什么像什么”,不管喜不喜欢,一旦角色交到手上,就要去深入了解。“猪八戒在剧中顶多就是个男三号,但我都是拿他当男一号演的,倾注了很多心血。”

猪八戒原本是天庭的天蓬元帅,因为贪杯犯错被打入凡尘误透了猪胎,才有了这么一个“猪头人身”的形象。 马德华既要兼顾角色身上具备的“神”“人”“猪”等特征,还要把猪八戒身上的缺点都展现出来;而导演组的要求是要让这个角色可爱,所以马德华还不能把猪八戒的“色”诠释成低俗,反而是要把角色的格调给升上去,这才有了剧中风流倜傥的天蓬元帅,以及“有色心没色胆”的猪八戒。

“如果说唐僧代表的是精神,孙悟空代表的是力量,那八戒代表的就是欲望,而我就是要去把他那些不好的欲望给遏制住。”马德华说道。

“二师兄”马德华:遇见

《西游记》中的马德华(剧照)



在剧中,猪八戒的感情戏颇多,马德华作为“当事人”也有自己的见解,“八戒是一个重感情的人。剧中他并没有强迫高小姐洞房,而是跟她讲道理;临取经之前还对丈母娘千叮咛万嘱咐,说自己取经不成一定会回来;每次遇到困难喊散伙的时候,他也从来不上别处去,想的都是回他的高老庄,可见八戒心里是一直惦记这个家的。网上也有个说法‘嫁人就嫁猪八戒’,因为他疼媳妇顾家啊,这就是他可爱的地方。”

马德华认为,八戒的身上其实有着每个普通人的影子,正是因为大家在他的身上看到了种种的不完美,看到了他的好吃懒做、拖延症、好逸恶劳、在情感和事业上的纠结,才让更多的人喜欢上了这个角色。

“猪八戒这个角色其实不笨,他是大智若愚。表面上看着呆头呆脑,但实际上很有自知之明。他对师傅忠心耿耿,嘴上多少次喊着要分家,但一次都没回去过;表面上看不起孙悟空,但他心里知道,只有大师兄才能消灭妖怪。而且他看上去贪吃,实际上他只是能吃,有啥吃啥,从不挑肥拣瘦。”

说起猪八戒的美德,马德华如数家珍,在他心里,猪八戒就是个非常接地气而又充满正能量的好人,是取经团队中不可或缺的“向心力”。

“二师兄”马德华:遇见

虽年过七旬,马德华依然活力四射



对话马德华: 看《西游记》重播总有新体会


广州日报:您对广州这座城市的印象如何?

马德华:我16岁那年已经跟随戏剧团来过广州演出,当时就深深爱上了这座城市,前前后后也来过无数次了。我记得那是我头一回坐火车能直接坐到城里头来,以前全中国就没有这样的火车站,那时候一进城就感觉到处都是鲜花怒放,我心里头就特别舒服,还没下火车就打开车窗闻花香了。在广州演出的时候我天天能闻到花香,特别享受,唯一让我感觉紧张就是这里蚊子多,你就算躲在蚊帐里,只要靠着蚊帐它都能把你叮上。

广州日报:您从猪八戒身上学到了什么?

马德华:很多,比如知足常乐,遇到困难能看得开,但最重要的还是学会了感恩。你看猪八戒虽然表面上看不起孙悟空,但他知道是孙悟空把他带到了师傅面前,这一点虽然通篇没有表现出来,但实际上那种感恩之情是存在的,就算他经常瞎起哄,在师傅面前打小报告,但真到唐僧给孙悟空念紧箍咒了,他又不忍心,开始帮大师兄求情。所以他内心是很善良,重感情的。

“二师兄”马德华:遇见

《西游记》剧照


广州日报:《西游记》每年都重播,您会去看吗?有没有什么新的体会?

马德华:大家都在看重播的时候我也会看,也会发现一些当年的不足,比如猪八戒最早在遇到高小姐的时候是变成正常人的,但我那时候的表演方法还是像猪八戒,就不像一个正常人跟女孩子相处的那种感觉,现在来看会觉得有些许的遗憾,但影视本来就是一种遗憾艺术。反复地看重播确实也能感悟到一些新的东西。

广州日报:听说您有计划筹拍新作品,塑造一个不一样的八戒?

马德华:我觉得猪八戒这个人物可塑性极强,他就是一个老百姓,普通人身上的缺点毛病他都有。你说他好吧,他又爱贪小便宜,但他也确实具备一些优点和美德,就是这么一个矛盾体,所以我觉得这个角色可发掘的空间还很大,之前一直也想做这个事情。

“二师兄”马德华:遇见

马德华与读者们亲密合影


广州日报:您都74高龄了还如此活力四射,有何保养秘诀?

马德华:其实没什么秘诀,就是保持一颗童心。很多事情我不太愿意去琢磨,我嫌太累了,就像八戒一样,笑对人生就好。



马德华简介:

马德华,我国着名表演艺术家,国家一级演员,央视版《西游记》中猪八戒的扮演者。2015年荣获“德艺双馨终身成就奖”称号;2018年荣获“中国金风筝国际微电影奖”。


广州日报机动记者部出品

报料、投稿、转载、合作等

请联系gzrbjdjzb@163.com

相关内容
分享 2019-07-19 10:00:01

0个评论

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